<sub id="3l7xt"><dfn id="3l7xt"><mark id="3l7xt"></mark></dfn></sub>
    <sub id="3l7xt"><dfn id="3l7xt"></dfn></sub>

    <address id="3l7xt"><dfn id="3l7xt"><ins id="3l7xt"></ins></dfn></address>
      <sub id="3l7xt"></sub>
      <sub id="3l7xt"><listing id="3l7xt"></listing></sub>

      <form id="3l7xt"></form>

      <address id="3l7xt"><dfn id="3l7xt"><ins id="3l7xt"></ins></dfn></address>
      <sub id="3l7xt"><dfn id="3l7xt"></dfn></sub><sub id="3l7xt"><listing id="3l7xt"></listing></sub>

        <address id="3l7xt"><dfn id="3l7xt"></dfn></address>
        <address id="3l7xt"><dfn id="3l7xt"></dfn></address>
        <address id="3l7xt"><dfn id="3l7xt"><menuitem id="3l7xt"></menuitem></dfn></address><address id="3l7xt"><dfn id="3l7xt"></dfn></address>

        <address id="3l7xt"><dfn id="3l7xt"></dfn></address>
        | | | |

        增值稅發票在【買賣合同糾紛】中的證明力之分析

         

        增值稅專用發票,是由國家稅務總局監制設計印制的,只限于增值稅一般納稅人領購使用。增值稅專用發票,既作為納稅人反映經濟活動中的重要會計憑證,又是兼記銷貨方納稅義務和購貨方進項稅額的合法證明。增值稅專用發票與普通發票不同,不僅具有商事憑證作用,而且是一種完稅憑證,實行憑發票注明稅款扣稅,購貨方要向銷貨方支付增值稅。

        從增值稅專用發票本身的作用看,其是納稅的法定證據,即只要合法持有增值稅發票,就證明國家已收到相應的稅款。然在商事貿易往來過程中,先開具增值稅發票再付款的現象較為常見,這也導致其引發的經濟糾紛也越來越多,增值稅發票往往被當事人用作證明不同事實的證據:

        出售方:以購買方已經收到其開具的增值稅發票,主張其已經交付了合同約定的標的物,理由是如果沒有收到貨物,購買方怎么可能進行進項稅的抵扣呢?

        購買方:以其已經收到出售方的增值稅發票,主張其已經支付了相應的貨款,其理由是如果沒有付款,出售方怎么可以開具增值稅發票呢?

        一個實際的案例是,原告A與被告B簽訂購銷合同一份,約定:原告A向被告B供應大理石鋸泥的數量及價格,但并未在合同中對付款方式、發票開具情況作出明確約定。被告B于2011年5月份向原告A出具證明一份,用于開具增征稅專用發票;后原告A至國家稅務局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價稅合計141,089.4元,并將在有雙方簽名的發票第三聯交由被告B,第四聯由原告A自己留存。后原告A起訴被告B,稱被告B于2011年5月份從己方購進的大理石鋸泥總價值141,089.4元,被告B僅支付貨款58,600元,剩余貨款多次催要拒不支付;被告B則以原告A向其出具的載有原告A簽名的增值稅發票等作為證據證明自己已經付清全款。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買賣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八條規定:“出賣人僅以增值稅專用發票及稅款抵扣資料證明其已履行交付標的物義務,買受人不認可的,出賣人應當提供其他證據證明交付標的物的事實。”

        增值稅發票從其法定功能看,只是買賣雙方之間的結算憑證,只能證明相關方已經繳納了相應的稅款,在沒有其他證據予以印證的情況下,并不能延伸到合同履行過程中起到證明相應合同義務已經履行的作用,這主要是考慮到當事人之間存在“虛開”的可能性。因此,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并不能單獨證明貨物已經交付或者款項已經支付,需要和相應的送貨憑證及付款憑證相結合才能達到訴訟中相關方的證明目的。

        當然,在以下幾種情況下,增值稅發票可以單獨證明款項支付的事實:

        1、明確約定開票事宜

        如果雙方在合同中明確約定購買方付款后,出售方再開具增值稅發票。在這種情況下,如果購買方持有了增值稅發票,則應當認定購買方已經支付了款項。但即使合同中明確約定出售方在供貨后的一段時間內開具發票,也能證明購買方的確收到發票,但此類情況下,出售方仍不能以購買方收到發票為由主張其已經發貨,因為此兩行為發生的先后,出售方完全占據著主動權,不能排除出售方利用該條款達到其非法目的。

        2、長期交易開票習慣

        如果雙方在合同中沒有明確約定增值稅發票的開具時間,但雙發有長期的交易,可以證明雙方存在著購買方先付款,出售方再開具發票或者出售方均是先交貨,再在一定期間內向購買方開具發票的交易習慣。那么,在這種情況下,出售方可以憑購買方已經將增值稅發票進行抵扣證明其已經交付了貨物,而購買方可以持有增值稅發票證明其已支付款項。

        總之,在買賣合同履行的過程中,各方均應當保存好合同履行的證據,僅憑增值稅發票來證明已經履行合同義務具有很高的法律風險。

         

        小牛棋牌游戏